你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新闻分类

热门关键词

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柳州名扬体育设备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柳州市柳江县第一开发区利国路

联系电话:0772—7261761/13517625648

传    真:0772—7261516  

Q      Q: 942029586 / 626589727

邮    编:545100

网    址:www.lzmyty.com

邮    箱:lzmytysbyxgs@163.com

塑胶跑道行业监管空白何时“拿下”?

塑胶跑道行业监管空白何时“拿下”?

发布日期:2017-01-09 00:00 来源:http://www.lzmyty.com 点击:

    “毒跑道”事件频发,首份校园塑胶跑道施工强制性标准迟迟未出台,“无标准、无监督、无验收”,行业监管灰色地带仍留存。在行动之外,毒跑道解毒又该寄希望于何处呢?

    “塑胶跑道的原料在化学界是公认的有害材料,工艺过程中许多物质对儿童造成的危害是整个行业无法回避的问题,本着对孩子健康的关注,有必要重新评估塑胶跑道该不该进校园”。

    随着近两年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辽宁等地接连爆出校园“毒跑道”事件,教育部紧急叫停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工程,并对已建成跑道进行排查。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各地中小学共有塑胶跑道68792块,其中2014年后新建的18977块,在建4799块,停建2191块,还有93块已经铲除。

    教育部的禁令让塑胶跑道生产厂商纷纷进入暂时的冰封期,但更多“涉毒”学校则一度在拆与不拆间选择观望。

    为此,教育部日前再出新举措。2016年11月16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修订国家标准《中小学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的立项公示信息,并向社会征求意见。此举意味着,从“毒跑道”事件发酵至今,大陆首份针对中小学塑胶跑道施工的强制性标准迈出第一步。

    然而,面对塑胶跑道行业长期存在的科学争议和监管空白,新规的出台,究竟能否为鱼龙混杂的行业注入一针强力解毒剂?在依然缺乏应对经验的当下,大陆教育部门仍面对巨大考验。

    2016年6月17日,中国北京,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操场陷入异味操场风波,引发社会关注。当日,经过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家长、专家和区教委多次协商,在得到绝大多数家长认同的基础上,经西城区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操场问题联合工作组认定,西城区教委开始对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操场进行全场拆除。

    监管空白下的灰色地带

    标准空白的直接后果便是监管机制的长期缺位,马勇将大陆“毒跑道”事件频发的原因归结为“无标准,无监督,无验收”。

    由于现行国家标准仅规定了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铺设面层的技术要求、质量标准及检测方法,缺乏对设计、施工、验收全环节的监管规定,增补内容也是此次大陆修订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的重中之重。

    2016年6月15日,四川成都,该市一民办小学请来铲车主动铲除塑胶操场。据了解,该校位于成都武侯区,是一所民办小学,目前有400多名小学生。由于近期“毒跑道”事件频繁曝光,该校请来工人和铲车主动铲除塑胶操场,这是全国第一所率先拆除塑胶操场的学校。

    在即将开启修订工作的新国标中,“拟规定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铺设面层的技术要求、质量标准及检测方法,拟增加设计、施工、环保和验收等内容”等类似表述被多次提及,意在填补长期空缺的监管环节。

    此前在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回应校园塑胶跑道质量问题时曾表示,教育部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与生产企业签订合同时要强调质量标准要求,招标过程也不能简单以价格作为最主要的竞争指标。

    替换产品“上位”难

    “沙土、草皮、水泥,明明有很多更加天然或对孩子身体伤害较小的方法,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把塑胶操场这么有毒的东西带进学校呢?”化学专业出身的马勇认为,由于塑胶跑道释放的多环芳烃、重金属等物质对儿童健康的危害是长期可积累的,新国标设立的有害物质监管门槛不足以根除对儿童的威胁。

    但在同年12月由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举办的一场研讨会上,教育部有关部门负责人明确表示,校园塑胶跑道建设不能叫停,但必须按照环保要求和标准建设施工。多家塑胶跑道生产厂商也在会上达成共识,由于工业聚氨酯材料是生产塑胶跑道必须使用的物质,只要配方科学,游离TDI等有害物质残留会非常少。同时考虑到塑胶跑道建在室外,学生接触时间相对较短,一般而言,只要有毒有害物质不超过室内装饰装修标准就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这一观点随后被写入现行国家标准《合成材料跑道面层》中。

    世界卫生组织严格规定游离TDI含量必须控制在0.5%以下,而行业最终敲定的标准值则为0.7%,宽松规定折射出塑胶跑道行业技术落后的尴尬现实。

    同样参与起草《合成材料跑道面层》标准的广州大洋元亨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环保协会理事师建华回忆,曾有人提出该物质限定值应更为严格,但由于行业阻力过大,该提议没能通过。

    但当下留给学校和家长的选择余地并不大。由于塑胶跑道中的有毒有害物质与学生发生头晕、流鼻血、咳嗽等不适症状间的必然因果关系目前仍未确证,维权举证十分困难。

    尽管教育部曾承诺将加大追责力度,对因徇私舞弊、玩忽职守等造成体育场地设施不符合质量标准甚至“有毒”的相关责任人,坚决予以严肃查处,绝不手软,但由于一些“现实原因”,追责难上加难。

    “很多受害孩子的家长的顾虑很大,一方面他们考虑到孩子以后还要继续在涉事学校上学,退学、转学非常麻烦,加上部分地方确实存在对维权家长的打压、威胁和恐吓,一些家长甚至坚决要求不要追责,只要拆除跑道就可以了。”王文勇说。

    不管怎样,到目前为止,距离首份有关中小学塑胶跑道施工的强制性标准正式出台仍有2年时间,这意味着塑胶跑道行业监管的灰色地带仍将大面积留存。在行动之外,跑道解毒或许也只能寄希望于郭龙所说的“老老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产品”了。

    承接塑胶网球场、塑胶羽毛球场,塑胶跑道,详情请电话咨询柳州市名扬体育!


相关标签:塑胶跑道厂家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